即构ZEGO林友尧:从腾讯大树下来闯进原始森林

  • 内容
  • 评论
  • 相关

来源: LiveVideoStack        时间: 2017-08-18


*文 / Ant

转载自LiveVideoStack

原文题目“林友尧:闯进原始森林”*

从大学毕业进入腾讯十三年,一直做到QQ总经理,虽然在腾讯这棵大树下取得了成绩,但林友尧想去原始森林里闯一闯。2015年创立即构科技,林友尧开启了人生的第二段旅程。2017年8月初,LiveVideoStack在深圳对林友尧进行了采访,畅谈了国内外互联网生态、QQ与微信,以及创业的艰难日子。

8月初的一个午后,在深圳腾讯大厦附近的一家餐馆内,笔者在这里见到了即构科技创始人与CEO林友尧。我们的对话从他十三年的腾讯经历开始。

关于创业

LiveVideoStack:为什么离开腾讯去创业?

林友尧:我很早就进入腾讯在老QQ部门,让自己的世界观以及视野都会变窄,因为这种视野看到的不一定是对的。我经常会举这样一个例子:腾讯是一棵大树,什么都有,在上面的猴子自己供给,但是下面的森林有野草、有毒蛇,大家很少会有接触的机会。比如,我们从腾讯出来做2B业务,一开始在接触不同中小企业或者创业者的时候,完全领会不到大家的思路,甚至沟通上都会比较困难,包括我们团队其他成员也会有这样的情况。

从福利待遇各方面来讲,腾讯做得非常伟大,综合各方面去比较的话,虽然我接触公司不多,但是也接触了一些其他公司的人,相比之下腾讯真的是很好的。如果从这个层面看,选择离开(腾讯)是不明智的。但是对于我来说,从头到尾都是做一件事,会有危机感,因为履历很单薄,外面的世界接触不太多。另外,虽然能力层面是OK的,但在其他的层面是不是OK的?想去证明下,去探索一些不同的生存方式、发展方式。

离开(腾讯)的时候也是做了很多研究,发现大家比较热爱技术,整个创业环境起来了,但技术配套不多,所以我们希望在某些方面能为大家做一些帮助,我们选择了实时音视频这部分,因为它是一个难点,我们自己在腾讯做了5年多,外面团队如果要从头开始做是很困难的。

LiveVideoStack:创业开始遇到的主要的挑战是什么?

林友尧:对我们来说每件事情都挺难的,我们选择了一条与原来在腾讯完全不同的路——2B。跟有些领导聊天,他说你为什么去选择这么苦的一条路,这是一个很糟糕的选择。从技术层面看,我们的思路(和在腾讯的做法)也完全不一样,我们是基于完全开放的架构去做的。我们代码也没拿,文档也没拿,所有的东西都没拿。虽然很忐忑,但我们要做一个不一样的事情。在离职之后开始跑市场,真的发现自己是井底之蛙,对社会了解不够,感觉很痛苦,离开了那舒适的环境,来到一片原始森林。

产品要整个重写,我们的CTO金健忠天天写代码,很小的办公室连空调都没有。但我们有一个优势,技术圈里都比较认可我们的为人和技术,一开始出来就有客户追着要我们的东西。

被客户逼着上线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节奏,原来大公司做产品,产品的节奏和版本的控制,团队自己是可把控的。我们出来直接面向市场,真的有客户追着你要版本的时候,就感觉火烧眉毛了,很无奈。有客户来了很高兴,但是接不了的时候会很悲伤,接的很尴尬的时候会很痛苦。

在刚开始那个阶段,有客户问一个月能不能做出来?我们说给不出来,至少要两个月的开发时间。他说OK。但我们的技术人员认为不太可能给出一个很好的版本,就说给你一个α版可不可以?最后客户很信任我们,α版他们也可以接受。我们花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,发了个α版本给他们,客户测了以后没问题,确实没什么Bug,写得比较稳健。这是第一个客户,给我们的感受就非常痛苦。2B是要稳定的,别人的产品是靠着你的产品才能发布,如果真的砸了,以后再也没有人会信任我们。后来回去跟同事聊天,同事说你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叫《断箭行动》,片里有个黑客很牛,有把枪指着他,30秒内要攻克一个系统。我觉得和我们当时的处境蛮像的。

市场方面,起初我们主攻语音,将目标用户锁定在MOBA手游,但市场调研之后发现,当时整个市场里MOBA手游只有8个,其中腾讯占了4个,他们集成语音的可能性比较小。在创业之前我们有一个规划,在那年国庆时候要决定,是继续把音频做得更深更透,还是切入视频领域,两条腿走路。跑了两个月手游市场后,刚一入秋,我们就提前做了决策,语音市场太小,要尽快切入视频。早在2015年初我就开始关注直播,不断接触到一些客户,判断直播这个领域是可以做的,于是在秋天开始迅速决策做直播产品。

我跟金健忠说,有客户想要直播产品,花一个月的时间把开源产品整合给客户,我们自己的产品可以慢慢优化。第二天他告诉我,看了一晚上开源的代码,觉得一塌糊涂。我认为不太可能,毕竟许多框架都流行十几年了,中国乃至世界上好多人都在用这份代码。但在金健忠看来却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开源底层框架(librtmp),希望自己从头到尾去写,他就是这样的性格。我们团队也是这样的基因,我们不可能做出一个跟别人一样的东西出来,那就没什么好做的了。他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去写底层,再写引擎,以及直播场景的逻辑。两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完整的把直播场景的引擎和SDK做出来了。最后,我再把Demo写出来。大概12月底,我们发布了直播的整套产品。当时认为直播一定是多元化的,我们还做了很多服务,包括云存储相关、地理位置分享等,让大部分普通创业者能快速上手。

LiveVideoStack:音视频应用市场有多大?

林友尧:这个不太好确定,因为如果你是把音视频做成云服务,以后每个产品都有跟音视频相关的应用。今天早上听广播,以前中国人在照相的时候都会“yeah”,大家都想把最好的时刻定格在照片里,但现在不是了,因为照相的机会越来越多,大家越来越随意,越来越真实,越来越自然。未来照片就是个video,一个streaming,还原真实,不过现在会受到存储、电池的限制。

浏览音视频有时候是挺浪费时间的,但一定会有技术去解决,比如我们看到抓关键帧快速浏览技术,AI可以通过学习快速找到视频里相关的要素,也有可能实现神经元这样的技术,音视频本身的应用是符合这样的趋势。

按照这个模型,音视频的市场空间是按照所有领域的叠加起来再乘以一个比例,这个估算方法会遭到挑战,还需要实打实做调研。比如教育行业,客户愿意为音视频技术付出多少成本?假如我们调研出来结果是2%到4%,收入400万的公司可以付出8万到16万。在线教育普遍认为有过千亿的市场空间,其中音视频技术服务应该有十几亿的市场。在线会议市场,思科等一些固定的设备、产品会分掉一大块,云会议平台也不少。像这样一个行业一个行业去算,在线音视频的市场空间在百亿以上是没问题的,包含游戏行业上升到大几百亿的空间。

直播应用对未来的音视频发展帮助很大,首先它让网民对音视频的认知非常直观;第二,它对音视频的应用非常彻底,带宽与技术成本很高。这样爆品也有自身的发展趋势,比如直播之后的狼人杀、视频社交、音频直播,音频社区也慢慢起来,今年底或明年一定会有与众不同的新产品出来,这可能对音视频技术市场刺激非常大,市场空间不一定是指数级的,但有可能是跳跃式的上升空间。

互联网本应是个开放的世界

LiveVideoStack:即构科技Zego的产品实现,核心功能是如何定位的?哪些部分是可以定制化的?产品的内核和外围生态的边界是什么?

林友尧:最近好多人在说互联网完蛋了,特别是中国互联网,原来是BAT,后来是AT基本垄断了,大家对整个互联网是比较悲观的。国外的一些创始人,像www的创始人蒂姆·伯纳斯·李、Twitter的创始人杰克·多西,他们说互联网是分散的,而不是中心化的。举个例子,Google的第一体验跟百度是完全不一样的,Google点击搜索结果会在本页面直接打开,而百度则是跳到另外一个页面,保留百度这个页面。因为对中国人来说,搜索结果可能并不能符合我要找的东西,所以百度这种做法有可能真的符合国人的习惯,保留搜索引擎页面看起来是有价值的。但按照Google的初衷,通过技术做到精确匹配你想找的东西,不占用你的资源,在本页直接打开。Google认为我只是一个搜索入口,带你去到你想去的地方,它是个分散的结构,不是靠Google来做所有的事情,这是外国人的一种理念:互联网本应该是多文化、分散的,不是中心化的。而在中国就很麻烦,大平台就那么几个,而且从资本、商业模式上都向他们靠拢,最后的结果是越来越中心化,所以才会有悲观的情绪存在。

从公有云的发展来看,为什么IaaS会比较悲催?大家会觉得这是一个巨头的生意,小IaaS厂商生存的空间很窄,这就导致最后出现中心化。再往下看,运营商所面对的客户如果只有一两家IaaS,运营商也很惨,整个生态很不健康。再往上像即构科技Zego这样的PaaS层,也希望通过自己的能力做好服务。如果未来的世界是一个中心平台,被某一两个厂商决定,那就很糟糕了。甚至有一种说法是:现在的创业模式是“2AT”,体现了这种悲观的情绪。

LiveVideoStack:即构科技Zego的机会在哪里?

林友尧:我们目前还是求生存的小团队,但我们在努力追求怎么在这种环境下去做点差异化的东西。也许我们会死掉,因为我们不想玩“抱大腿”这种东西,这和我们的初衷是相违背的。我认为这个世界总需要一些人付出,我们现在做的也是这样,即构科技Zego在理念上、技术概念上都是开放的。我们以前是在大公司,有相关的经验积累,可以做一个比较好的封闭体系去服务既定的人群。但出来创业的时候,我们就坚定了理念:需求可能是多元化的,要让不同的人群更快速度地做出产品,可以玩的范围更广。所以Zego选择了基于公有云的完全开放的架构,我们第一时间就接入了国外的AWS。我们跟其他厂商合作,虽然我们有人脸识别的技术积累,但是没有做。不过后来客户认为第三方的服务太贵,我们才提供了免费的版本。像存储及其他相关技术,我们的积累还蛮多,不过都没做,我们觉得应该让上下游厂商一起来做。

两年的经历总结看,以这种开放式的思想和架构做事情,对于客户是很好的,我们不太可能预测客户在哪个场景下发挥他的产品的差异化,有地域的区别,有设备的区别等。我们有智能硬件的客户,还有私有云客户,所以Zego就像Java一样——一次开发到处可以运行。另外,我们可以快速去满足客户的需求,不需要拿很多投资人的钱去做基建。在东南亚、欧美、非洲,我们能快速找到相关的资源,最后优化出一个方案,成本也不会太高。我们有一些客户用了友商的产品,之后友商会告诉他们,你在这个地方不是我们主营的区域,我要投入很多的成本去服务你。

为什么钱不够就不做?友商的做法是要有一大套的东西做基建,是一个比较封闭的体系,没有办法更快、更灵活、更轻的去整合资源,在这一点上即构是没问题。否则你想一想,如果一个客户想要出海,想尝试不同的产品让用户体验更好,他受制于厂商的技术能力,这是很尴尬的。客户也不太可能再去建专门的技术团队,对于大家这是一个双输的结果。

刚创业时,很多人建议我不要去做太美好的事情,一个小的技术平台怎么能整天想着生态的事情,这应该是大平台玩的,大佬们才能去倡导这种生态。比如我们集成第三方的功能,如果第三方开发不好怎么办?会影响到你的服务。但是我们反而觉得如果所有的东西必须自己做,那不是与创业思路背道而驰了吗,我们又会变成另一个巨无霸。如果能与第三方联动,也许大家可以提升整个生态,用户可以更快速的做出产品,更快速的去验证市场,更好的在生存阶段把技术的一些难关克服掉。

在鹅厂十三年

LiveVideoStack:为什么选择腾讯?

林友尧:找不着工作(笑)。华为当时了解过,觉得不太符合就没投,然后去人才市场投简历,后来就决定在北京发展,拿了五六个Offer。但父亲在五六月份打电话希望我回深圳,不过这个时间找工作很难了。我记得给腾讯投过简历,但被拒回来了,因为Word有宏病毒。刚好我的同学投过简历,而且经理留了Email给他,他就建议我再投一次,于是就发了简历。当时腾讯在北京没有技术面试,我就混进来了。当时腾讯在深圳的技术面试非常严格,张志东都自己来面试,好几个同学被拒掉了,我如果来深圳早就被拒了。

LiveVideoStack:在腾讯差不多13年,这些年给你最大的一些影响和收获是什么?

林友尧:低调务实,深入骨髓。老板就是那样的人,他带的团队就注入这样的基因。其实QQ的发展都是一点一点积累出来的,技术上也好,产品上也好,是靠危机意识挺过来的。马化腾到现在为止对外说话的都是“如履薄冰”,每一年大会上都会说今年是最关键的一年。张志东对技术要求每做一个点都要稳定可用,有扩展性,最后还考虑弹性,柔性可用。要跟用户有交代,在你系统完全不可用的时候,还要想着安民告知,很扎实,考虑的非常细。在大家都没有想过网络灾难的时候,他提出了容灾,万一深圳地震怎么办?大家说深圳又不是地震带,他就说没有地震,火灾怎么办?被老鼠咬了怎么办?老板这么认真,我们就做吧,容灾是在2005年开始做的,后来真的是火灾等等让你意想不到的情况让单点机房受损。QQ为什么能撑得住?其实是靠他这种危机意识支撑的,包括后来在天津部署数据中心,都是基于这样的考虑。在大家玩互联网玩的很high的时候,还得想着机房电力危机怎么办?Google当时也开始倡导电力危机,建立海上制冷系统。腾讯在这方面也做了很多这样的事情。QQ没有出现很大的“跳水”,其实是跟这样的人有关系的,这就是我们最大的理想,后来技术也是这样子,生怕被客户骂,怕被老板骂,怕自己交代不了。

LiveVideoStack:因为要考虑不是某一个点,而是全链条的考虑。

林友尧:在Zego做事,为什么我们CTO放着开源代码不用,要自己去写底层,也是希望要给用户一个交代。包括安卓机型支持,我们考虑到国内安卓厂商可能会在一些技术点做了改动,我们就尽量避开这些,在底层做采集、数据处理。越往上封装越好用,越往底层,甚至连文档都越来越少了,很麻烦。极致的事情做起来会比较痛苦,但是我们觉得做技术一定是要极致认真才能做得好,这也是大多数腾讯精英做得比较稳健的一个原因。

LiveVideoStack:当时QQ团队和微信团队是什么样的关系,大家是怎样的状态?

林友尧:这个事情有点敏感,尽量从客观的层面回答。QQ最早在PC端,互联网是从PC开始,特别是2010年以后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,像kik messenger是最早的倡导异步IM,就像短信这样,收到看到了,过一阵子再回,微信一开始也是基于这个概念,做异步IM。

恰恰QQ从PC到手机你要做转生、融合,手机QQ很早就有,但是在智能终端时代和移动互联往网时代是完全不一样的思路,我觉得不存在借鉴、抄袭,但一定会呈现出竞争的状态,因为只有一个终端,还装两个APP。另外,在移动互联网环境,安卓与iPhone虽然说平台上有差异,但最后呈现出来的产品层面上是很接近的,所以在手机上做出来的产品逻辑变化不会太多,一定会比较像,大家就会觉得有竞争,有互相的借鉴copy的地方,我觉得这个是很自然的。QQ与微信依然会有各自不一样的地方,一方面QQ有自己历史的积累,人群、使用场景、功能都会不太一样。微信是一开始从异步IM这种比较轻、小而美的思想重新架构去做的,一定会有差异化的。比如微信会坚持下面的4个按钮,QQ最早5个按钮。像QQ群是很好的沟通方式,微信在手机时代,它的群信息管理、人员的管理跟PC端不太一样。QQ向移动端转生的时候,原来PC的一套东西需要去改变,否则适应不了社会的需要了。

在团队内部,包括像微信的有些支持也都去做了,比如微信在线状态图标。腾讯内部虽然有竞争,但是比较客观的讲,也没有外面传说那么糟糕。我跟张小龙关系也很不错,哪怕我在负责QQ产品,他与我们的领导、副总裁级别的关系也都很好,但也一定会有竞争存在。

LiveVideoStack:大家平时会有技术上的交流?

林友尧:技术上的交流是肯定的,原来QQ最早的产品经理与跟张小龙的关系非常好,他们在产品上交流,讨论微信。我也给微信提了好多建议,我跟小龙提过,两个好友,其中一个人把另一个拉黑名单,但是黑名单的处理逻辑不够严谨,在重新添加好友的时候会有些障碍。小龙比较好的是他会追根到底,把产品还原到具体是什么情况,因为人有时候会看重自己的解决方案,小龙不会一下子接受你的方案,他会跟你探讨很本质的东西,最后他会去优化产品。有一次,小龙在我家楼下的illy咖啡厅叫我去喝咖啡,但楼下有两个illy,我就走到另外一个illy,才发现来错了地方。我就跟他们吐槽,你微信跟我说illy,我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个,如果你能给我定位,我导航过来就好了,小龙也觉得蛮有道理。他很聪明,不做一个所谓的导航,而做了一个实时位置共享,非常巧妙的。这其实是我们实打实的需求,微信做得都很到位,小龙很努力的去想用户所想的东西。比如,微信最早语音传输做的比TalkBox要好,他想要理解,在3G、2G网络下,根据不同场景和网络环境,压缩都会不一样,也有人吐槽微信声音压的不好听,图片压缩的太厉害,他们也都在改善。但是你想想多数用户是中低收入的人群,他所在环境受限,要提供好的技术服务和产品体验给他们,我觉得他做得很到位。

LiveVideoStack: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计算机和开发?

林友尧:我的计算机一直不是那么好,从大学开始才接触计算机,写了四年代码,在腾讯写了三年多代码,从2005年以后就开始做架构师,当然也会写一点代码,about等等那些是我写的(笑)。大学时候喜欢看《电脑报》、《计算机世界》,也去做小的Hack,对Windows底层系统比较了解。其实我觉得我们CTO金建忠比较牛,他是从读大学到现在一直写代码,已经17年了。

LiveVideoStack:这个团队的组合挺互补的。

林友尧:在Zego也好,在腾讯也好,很多东西做得蛮实在的。做技术公司,需要把具体细节讨论细致和执行到位。即构科技整个公司基本上都写代码,都可以实打实地讨论具体的技术问题。有时候技术团队人手不够,我也要亲自去写代码来验证最新的想法。正是原始团队从腾讯继承的这种实干务实的作风,带动了整个技术、销售、市场和售前等团队,特别一丝不苟地去为客户打造精致的产品和服务。这也是我们从腾讯这棵大树上下来,闯入原始森林,开启创业人生的情怀和初心。

关于林友尧

林友尧,ZEGO即构科技创始人兼CEO,曾担任腾讯QQ总经理,腾讯第一位客户端t4技术专家,QQ hummer的整体架构师,曾带领团队两度获得腾讯研发金奖(腾讯技术最高奖项)。


阅读完莫急走

获取实时语音视频通话demo或者技术文档
请访问即构官网的开发者中心 https://www.zego.im/

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